那扇門冷漠且厚重,無情地將太陽封鎖

【螺旋圆舞曲】春日目击者

    【你见过春天吗?】

1.
    “春天?”金发碧眼的青年笑了笑,明明笑容轻佻却又不让人感觉冒犯:“春天当然见过啦~你瞧,那根树枝上的花骨朵儿不就是春天?”

    青年挑眉望向窗外,即使已经步入了春季,凡瑟尔的春天依然很冷,在那棵光零零的大树最顶端的一根孤独的树枝上,正顽强的屹立着一个小小的花骨朵儿,在冷风的吹拂下颤颤巍巍的抖动身子,让人忍不住担忧它会掉下来。

2.
    “唔,春天吗?”大法师似乎有些疑惑,蜜糖色的眼眸里充斥着疑问,但因为那温柔的性格,还是好脾气的解释道:“春天是在3月-5月,一般连续5天日平均气温在10℃以上就为春天的开始。”

    “嗤!问的肯定不是这个意思!要我说!肯定是关于什么搓衣板js¥≮%”

    “闭嘴!失礼了。”大法师熟练的施了一个禁言术,思考了一下,重新开口道:“那……应当是指吹到的第一缕不那么刺骨的风,看到的第一抹墙角间趴着的绿色,发现的第一朵正含苞待放的花吧。”

3.
    “对巴尔菲来说那一定就是小姐姐们换上清凉的春装啦!”有些许丰满的青年开口,话语间含着对小姐姐的喜欢,甚至都满出来了:“巴尔菲最喜欢小姐姐们啦!特别是换上春装的小姐姐!”

4.
    金色长发的精灵满面哀愁,目光望向远方,似是不属于这个人世间。他沉默了一下,开口便带着凛冬的气息:“我的春天,早已埋葬在……”

.
.

    【不是!是……是更具体的那种!】

    【像……像是……什么人……之类的】

1.
    “人?”青年意味深长的上下打量了一下,却并没有说什么,仅仅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就重新望向窗外。

    “如果说是什么人的话,那春天大概指的就是她了。”

    “特别是那天真又温柔,懵懂又善良的样子了,像是出生的雏鸟,更像是现在这个天气。”

    “大约以后,就会百花齐放了。”

2.
    “春天,一定是……”大法师剩下的几个字声音轻的几乎让人听不见,脸颊上似乎还染上了一些不易察觉的薄红,跟那些个夫人小姐脸上的腮红似乎是一个色号。

    “她有着这世上最灿烂的金发,最漂亮的眼眸,以及,无法让人拒绝的笑容。”

    “谁又能拒绝春天呢。”

    “¥%≮∮搓衣板小妞的胸虽然……咦?老子又能说话了?!”

    “闭……闭嘴!”不知怎么回事,大法师的禁言术居然施展了好几次才成功。

3.
    “小姐姐不就是……哦,不能说那么多人啊。”

    “但是巴尔菲说的小姐姐就是指小姐姐哦!”提起他说的小姐姐,青年眉眼都仿佛飘出更多的喜欢:“小姐姐不光好看还又聪明又厉害,之前还帮巴尔菲找投资人呢!真的超厉害哦!”

4.
    “冬天过后,春天就来了。”

    精灵身边常年严寒的雪似乎化了一些,嫩绿色的芽从层层积雪中探出头来,若是来年,定能开出许多美丽的花朵吧。

.
.

    【你能……抓住春天吗?】

1.
    “春天来的时候,虽然是静悄悄的,却又那么的温柔。”

    “但是她走的时候,也是那样静悄悄,却又那样的无情。”

2.
    “没有人能拒绝她的笑容。”

    “所以我们只能看着春天离我们远去。”

3.
    “巴尔菲最喜欢小姐姐了”

    “巴尔菲不会做任何让小姐姐不开心的事情。”

4.
    “我再也不能,看到春天了。”

    精灵又回到了凛冬,甚至比之前更为严寒,只是这次,又有谁能让他看到春天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想写he的,所以为什么呢?

评论(2)
热度(73)

© 累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